今晚一個人到麵店吃晚餐,巧遇十二年前的家長,當時我是他們兒子低年級的導師,今年他已經是海洋大學大二的學生了。

媽媽抓著我的手,很激動的跟我分享:「前一陣子,我問兒子,你最懷念的老師是哪一位?他馬上說是溫美玉老師。」


我雖然很感動,可是,心裡卻想著,也許是媽媽跟我客套吧!

「我很訝異,為什麼這麼小的年紀,還會認為那時的老師很好?」媽媽還是很熱情的抓著我的手。

「對呀?為什麼他還記得我怎樣?」

其實,那孩子的臉,我至今都還很難忘,跟許許多多附小調皮搗蛋的孩子一樣,大錯不犯,小錯不斷。不過,我也知道看起來一副啥都不在意的他,其實有著一顆敏銳的心思。

「你知道他怎麼跟我說嗎?」媽媽睜著大眼看著我。

「我很會講故事,很會演戲讓他們笑,很會…」我心裡馬上想到低年級孩子普遍最愛我的原因。

「他說,媽媽,你有沒有覺得從小到大只有溫老師沒有告過我的狀!

 

不告狀也能變成好老師?

沒有跟家長告狀,竟然變成學生懷念你的原因?當場我也愣住啦!

被媽媽這麼一頌揚,我開始思考,為什麼我不愛跟家長告學生的狀?

這種殊榮對我而言有點心虛,我當然承認我是屬於非常不愛告狀的老師,但是,其實那時是因為我怕麻煩。

跟家長告狀,通常必須把學生的罪狀蒐集齊全,否則,隨便上陣,家長因為護子心切仔細盤問,萬一老師無法對答如流,比方他問說:「那對方為什麼怎樣怎樣…」,你知道的,學生兩造各執一詞,加上互咬對方的不是,一時半載哪知道誰是誰非?一旦認為你故意偏袒對方,家長極易「歹勢轉生氣」。

另外,我是個很懶惰的老師,如果下班以後,還要為一些芝麻綠豆或是已經擺平的事情跟家長告狀,我不就累死啦?若不想打電話,只得利用下課短短時間趕著寫聯絡簿,用文字表達清楚孩子之間的紛爭或是他的罪狀,那可不是三言兩語可道盡的差事,然,若不詳細解釋,任何一位家長晚上看到孩子的連絡簿,難保不心慌,以為自己的寶貝出「大條代誌」,緊張的家長可能因此失眠,我不成了罪人?

而且我始終認為,孩子不就是這樣?如果他是聖人,就不必來學校受教育啦!當下我化解就好,就不勞家長費心了,或者,學校雜事多如牛毛,我常不小心就給它忘記了,甚至連處理都沒有,既然連老師自己都不記得了,哪來狀可告?

我得誠實,我真的隱瞞了不少教室發生的事情,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,一向是我的習慣,因此,每次親師座談,或是平時家長來教室,親師碰面,我都是報喜不報憂,不僅如此,還會大大讚揚孩子的優點,卻鮮少提及他們的缺點或在學校的過錯。

 

「像你這樣當老師還沒『出包』的算是走狗運啦!」老鳥老師好意提醒我。

「我才不像你,我一定要有憑有據,學生犯了什麼錯,通通給他記下來,保護自己,免得被家長告,說我沒善盡監督責任」認真的老師示範給我看。

雖然,這麼多年來,偶而我也會做惡夢,夢見自己有多少資料是不清不楚,沒有一筆一筆記下來做為證據,東窗事發,嚇出我一身冷汗。

可是,牛牽到北京還是牛,我還是我行我素,而且給自己找台階,覺得自己真的不適合去做那樣的工作。

我寧可把時間花在真正對孩子有用的地方,即使,講個笑話,念一本繪本都比埋首寫聯絡簿,或者,打電話給家長告狀,來得有趣啊!

年輕時的確大多為了貪圖省事不愛告狀,現在資深了,倒非完全怕事省事,應該說,道行更高深了,處事更加圓融,教學能力精進,引發學生學習的專注度,班級經營進一步和諧,與家長之間的信任度大大提升,衝突自然減少,告狀,不會消失,但常常成為我和學生之間的默契,甚至是不可說的秘密,哈哈,就是「籌碼」啦!


向家長告狀,的確是一刀兩刃,處理不好傷人也傷己,是一門高深的學問,不得不慎啊!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adyouandme1 的頭像
readyouandme1

溫美玉老師─溫氏效應 部落格

readyouand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tyolnuqgdb
  • 欣賞你的內容是美德~~支持你是最大回應
  • 雖然短短的回應,但是卻是滿滿的感恩!我會更努力的,謝囉!

    readyouandme1 於 2011/12/23 20:4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