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天收到上一屆畢業孩子的信,信中透露著國中兩年的學校生活,從人際到課業的挫折、抗爭、受傷、轉折、妥協到習慣痲痹....,一連串的歷程,怎麼看,都像個歷經滄桑的老人,正緩緩訴說著生命的故事。

會出現這樣的狀況,我其實一點都不訝異,或者說,所有台灣的成年人都曾經過這樣的事件洗禮,只是,在國中階段,在這人生求學中的非常時期,所有重要的訊息都被迫淹沒在成績排名的灰燼之下,不是嗎?

進入國中這可怕的人生階段,全台灣每一所學校都竭盡所能的展現升學的能力,以媚惑取悅所有的家長,從小六畢業夕前到各小學的招生說明會,一直到國三的親師座談,沒有一所國中的校長或主任老師,膽敢挑戰台灣社會,告訴所有台下的家長,我不以升學為目的,我要讓所有國中的孩子適才適用,或者更簡單明暸說,我的學校至少會讓你的孩子這三年都能睡得飽,不會每天睡眼惺忪、無精打采,一副要死不活的欠揍樣。

這幾年每回參加國中的親師會,都有著好深好沉的挫折與惶恐,按理,我不用擔心我的孩子,他們是學校眼中可以栽培的菁英份子,除了不惹事生非,更重要的是能夠為校爭光,考取好學校。然而,身為老師,我卻揪著心憂心著,如果,每次的座談都是講基測或是升學,那,還有一大群一大落怎麼都構不著名校的邊的孩子,他們每天在學校的學習狀況,誰來關心?或是,其他優秀的孩子他們的人際困境,能否有解?還是,家長和這階段孩子的相處之道是如何....? 有這麼多的課題需要探討,可是,我從沒能聽見有人反應,我們的親師座談最需要的議題是這些。

這麼扭曲的體制下,沒有人悻免於難,即使我們以為的加害者-- 老師。

為了趕課拼升學率,所有的老師無不戰戰兢兢,提心吊膽,深怕一個不小心,孩子的考試成績往下掉,因此,整個人的注意力只能往此靠攏,請問,如何再分心其它旁務?加上壓力日積月累,自己沒有崩潰已屬慶幸,遑論關照孩子幽微的心裡變化或是深刻的成長之痛?

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從校長到老師,家長到孩子,我們深深為升學主義困擾,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任其荼毒著,物換星移,人事變遷,一代代的孩子總要承受著同樣的痛,難道,我們真的無能為力?

同樣身為老師,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,總有著更敏銳的觀察與觸動。我理解身在國中體制下老師的無奈與無力,我心疼不捨孩子必須這樣的生活三年,我學會如何讓傷害降到最低。

其實,很多人都把矛頭指向升學主義,這樣的說法,我覺得只對了一半,的確,只重考試是學校教育最需要改進之處,而,改進之道必須全民更正確的認知,也就是不把升學考試等同於人生的全部,然而,這一刻尚未來臨之際,親愛的老師家長我們能做些甚麼?

傍晚,我接剛升上國三的女兒回家,隱隱察覺她的不快樂。

從暑期輔導開始,她的情緒顯然受到了不小衝擊。首先,這是學校規定一定要上的輔導課,於是,她的假期打了一個大折扣,只剩下為數不多的日子逍遙。第二個是除了全校要上的班之外,一些成績比較好的孩子,學校另外成立卓越班繼續上到下午五點左右才放學,早上上的是國三課程進度,卓越班則是復習國一國二的功課,這麼一來,回家功課成了雙份,尤其練習卷特多,去年考上了南一中的表哥笑她:「喂!妳怎麼那麼乖呀!我以前哪會通通寫完呀!」但是做事一板一眼的她,豈願打馬虎眼?

加上不像平日上課還有一些術科調劑,原以為假期會輕鬆一點,沒想到竟然比平常還累,對於我家認真的老二而言,這簡直是酷刑。

一直都還持續學舞,甚至一個禮拜還跳三天的她,近日舞蹈競技比賽在即,必須加強練習,蠟燭兩頭燒,已經感覺她的情緒受到波動。然而,舞蹈是她的最愛,也成了她生活中最依賴最期待的活動,但,自我要求很高的她,又不願成績滑落,正因如此,她覺得沮喪萬分。

今晚是數學補習的日子,我猜一定是功課還沒寫完,讓她坐立難安。

果然是我生的女兒,兩下就直擊核心。

知道問題所在,我很快的幫她做決定,「我覺得睡飽覺很重要,去跳舞去運動也很好,權衡之下,你應該不要去上數學課!」

她遲疑著,因為數學並非她的強項,之所以能保持著好成績,應該跟每個禮拜的加強有些關連吧!

我繼續力勸:「反正學校已經有復習了,應該可以了吧!我真的覺得睡覺很重要,而且讀書不要有任何壓力更是重要!」我還是堅持「睡覺最大」說。

末了,琢磨再三,她終於點頭,讓我撥電話跟老師說明原委。

我真的希望孩子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她非常願意樂意的,就像我的女兒去跳舞,在我看來簡直是受罪,可是她卻甘之如飴,即使在功課壓力逼得喘不過氣來,而她又是學校排名不差的優秀學生,我想,我們該讓孩子減去的不是他的最愛,是功課!

也許你會擔心或者不解,難道,不怕從此成績下滑?

這樣的質疑當然是合理的,也有可能發生,於是,我們要選擇承擔,於此同時,孩子就會知道,自己有多少力量,能做多少事。

當然,更可能的是,因為迅速理解她的苦處,快速減輕不必要的壓力,她知道,這世界,她並不孤單,更重要的是,沒有什麼事情是無解的。暫時放棄,不代表懦弱或偷懶,唯有在最佳狀態,才能走到終點。

卸下了一些負擔與壓力,隔天的她精神奕奕,又是一個充滿朝氣與活力的大孩子。

除此,這是我們可以體諒孩子的方法之一,還有呢?

這兩年帶高年級的畢業班,我要孩子天天持續不輟的寫著心情小語,這件事,讓我真正感受到做為一個老師,尤其是導師,原來最應該做的竟然就是,透過孩子的天天記下的心情點滴,細細讀著孩子的心,然後修正自己的作為,緩緩步入孩子的內在世界。

每一天老師 、孩子都在時間的滾輪中倉皇的前進,我們錯過了無數交會可以談心的時刻,於是,誤會不得冰釋,心聲無從吐露,情感越漸疏離,這是現實的無奈,彌補之法就是留住一些當下的訊息與感覺吧,尤其靜下來,用文字爬梳整理之際,頭腦能夠稍稍冷靜,心情慢慢平復,沒有面對面的劍拔弩張,少了階級輩分的你尊我卑,就剩文字彰顯的真心誠意,於是,不自覺的就卸下了身為老師的自尊自傲,還有自己拆除的下台台階。

成長中的挫折是必要的,所有事件的衝突也是為了讓人能更加堅強,而我們,只要多幾分包容與理解,少些對立與責備,我們一定能在街角、在書店、在大自然、在球場.....遇見他們如朝日下燦爛繽紛的笑靨。



 

 

**徵得我學生同意,附上她給我的信。但為了保護當事人,特隱藏人名與校名。

真的好久不見了,溫老師。喔,順帶一提,我是  *  *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轉眼,兩年又過了。想當初從附小離開的那種「啊,終於解脫了。」的感覺,到現在的生不如死的水生火熱,實在是覺得很戲劇性。看看當初在六戊的同學,各個都有著好成績,有著自己的一片天空,就覺得好羨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長久以來,我一直是有著自己個性的人,我也以此為傲。雖然說以成績、素行看人的這種心態在我的學校比較少見,但時間久了,還是會發現其中的差距。有些老師,不一定會接受學生的建議,他們做的決定,也不容受到質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然,因為我這種個性的關係,讓大家常常有事需要找老師溝通,或者有要協調的部分時,常常會和我一起去找老師。我並不怕跟老師說話,我也很懂得在什麼情況要搭配什麼表情和口氣,但在協調中總是會遇到那不容人質疑的老師,好勝心強的我一心只想辯贏他,忘記給老師留台階、留面子,結果就是非常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從那之後,很多需要幫忙的事情,老師不再找我;成績掉了,他也漠不關心。而因為某一點小誤會,我在網誌上打了所有的事情經過,而那位老師約談我所有的朋友還問他們相不相信我說的一切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於是我退讓了,他所做的決策,我不再干預,即使同學們都要暴動了,我也悶不吭聲,某個決定很可能會使他成為家長的眾矢之的,我在一旁看好戲。因為我並不想因為我而影響到身旁的同學朋友。既然他拒絕我的好意,那我也沒有必要自討苦吃,而他就必須得承擔責任。其實我就是代表所有班上同學的民意,對老師有什麼不滿的,說真的大家都一樣,只是只有我會找管道,試圖和老師溝通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想我應該就像一個充滿稜角的多邊形,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摩擦中漸漸磨平。也許違背了自己的原則,也許並不是大家都喜歡這樣的改變。但我只能說,這就是我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成績,依然是保持著不上不下,不高不低的地方,大家都說我可以更好,大家都以為我很愛念書,其實不然。有誰是愛念書的呢?保持著前十名,說實在的我也很想前進。我一直想要證明補習不是萬能,但在現在這種預習複習雙軌制的制度中,開始有點沒辦法負荷。晨考考舊的,上課上新的。即使是我們班,也開始出現一股放棄的旋風,很累,真的很累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每天回家念到11點去睡覺,隔天5點起來繼續念,一個禮拜除了周末沒有一天是睡飽的,雖然累,但也過得充實。在* *這種以升學率著名的學校,除了拼就還是拼,一直以來不行的英文到了 * * 竟然變成我最大的興趣,對我的影響真的很大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溫老師的假期是怎麼過的呢?之前在您的部落格中看到了鈺婷的來信,很感動。

        祝

 

        假期愉快!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adyouandme1 的頭像
readyouandme1

溫美玉老師─溫氏效應 部落格

readyouandme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